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关于破产审判白皮书,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来源:上海徐汇法院   2021年9月22日 15:41

  9月16日,徐汇法院发布2016-2020年度破产审判白皮书,对五年来破产案件审理情况进行通报,并发布6起典型案例,干货满满。

  破产审判白皮书

  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一睹白皮书中的精华吧。

  破产案件审理的基本情况

  2016-2020年,徐汇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207件,包括破产申请审查案件116件(其中执行移送破产审查99件)、申请破产清算案件90件、申请破产重整案件1件。共审结破产案件161件,包括破产申请审查案件116件、申请破产清算案件44件、申请破产重整案件1件。46件尚在审理中。

  破产案件审理的主要做法

  1.有案必立加强对债权人的保护。对符合法定受理条件的破产案件一律受理,对不属于本院管辖的执转破案件及时裁定移送有管辖权的法院,消除对债权人权益保护不力的“软门槛”现象。

  2.落实简化审理程序。不断完善破产案件法治化、市场化、简易化审理机制,提高审理效率,压缩审理周期。在全市法院中率先实行简易审理机制,并适用于审结的首例执转破案件。对于适用简化审理程序的案件以及债权人人数众多的案件,尽可能采用在线方式召开债权人会议。

  3.加强对破产企业股东、高管的追责力度。依法监督并指导管理人追究相关主体的民事责任,避免恶意逃债现象的发生。

  4.加强对管理人履职的保障力度。对于符合条件的案件,依法指导管理人申请破产工作经费。对于被其他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的案件,及时发函商请相关法院移转保全处置权,指派专人办理债务人银行账户解除、扣划等手续,协助管理人及时接管财产。

  5.积极应对大型债权人会议。举行多场大型债权人会议,制定周密预案,确保会议依法有序召开。

  破产审判存在的问题及成因分析

  1.破产案件审理周期长,难度大。由于破产案件程序涉及公告、财产调查、审计、评估、拍卖处置等事项,程序复杂,审理周期较长。

  2.破产管理人履职能力仍需改进。管理人履职绩效及业务能力有明显提升,基本能满足破产案件审理需要,但不同管理人团队履职能力仍存在一定差异。

  3.破产案件处理需要政府的支持。对于企业在债务清偿之外产生的诸如职工失业救济安置等社会问题,需要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给予支持。

  优化破产审判的对策与建议

  1.进一步简化程序,提高破产案件办案效率。通过缩短宣告破产及债权申报期限、合并公告事项、以非现场形式召开债权人会议等方式,依法推进执转破案件的简化审理,提高破产案件办案效率。

  2.完善管理人制度,充分发挥管理人作用。徐汇法院结合审判实践对完善管理人职责提出了17项建议,下一步仍需继续强化管理人准入、考评和保障机制建设,加强管理人的考核培训、级别评定和日常管理。

  3.穷尽各种手段,提高债权清偿率和确保公平受偿。完善预审听证制度,严把立案关。及时指定管理人并督促、指导管理人依法行使撤销权、取回权、无效认定权和出资追缴权。对于债务人的股东等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债务人的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而无法清算或者不能依法全面清算的,督促管理人及时提起相关诉讼。对于破产财产不足以支付职工债权的情况,积极争取政府部门的协调、支持和必要的援助,妥善解决职工安置、救济等事宜。

  4.设立破产专项基金,保障破产程序顺利推进。建议设立破产专项基金,包括破产费用基金和破产维稳基金。对于破产财产不足以支付相关费用及管理人报酬的案件,通过破产费用基金推进破产程序、提高管理人履职的积极性。对涉及职工安置、欠薪、下岗的破产案件,在符合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启动破产维稳基金,有效降低群体性、突发性事件的发生机率。

  5.着力构建执行与破产的良性互动机制。建立内部联席会议机制,就执行移送破产审查的条件、查控财产的交接及重大案件的会商等事宜形成共识,顺畅执转破渠道。

  6.积极应对新形势,加强破产审判专业队伍建设。继续加大破产审判队伍专业化建设,通过专业培训、专门实践,不断提高破产审判法官专业化审判水平和综合协调能力,提升破产案件的审判质量。

  你最关注的典型案例

  (一) 上海市首例执转破案

  【主要案情】

  某电子公司成立于1994年。2015年7月3日,该公司停产。2016年12月19日,法院裁定受理相关的六起执行移送破产审查案件。2017年3月14日,该公司破产清算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通过《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书面表决议案》等,法院宣告该公司破产。2017年7月,《财产分配方案》被书面表决通过,法院于2017年7月31日裁定认可。2017年9月6日,该公司破产清算程序终结。

  【典型意义】

  该案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颁布后,上海市审结的首例执行移送破产审查案件,试行执转破案件的简易审,推动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互动共生是本案的主要亮点和特色。在执转破案件的简易审方面,法院通过缩短债权申报期间、合并公告、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当日宣告破产、实行非现场会议等,减少债权人的诉累。本案从受理至宣告破产,不足三个月,直至分配财产、终结破产程序,也不足十个月,实现了对该电子公司这一“僵尸企业”的合法、快速退出。《人民法院报》等媒体做了专题报道。

  (二) 全国首例新三板企业破产重整案

  【主要案情】

  某通讯公司成立于2007年。2014年2月19日,该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2017年4月7日,法院裁定受理关于该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2017年9月6日,该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通过《财产管理方案》。之后第三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2017年11月23日,法院裁定批准该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普通债权平均清偿率达到15.87%。2018年12月28日,法院裁定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并终结破产程序。后该公司恢复在新三板挂牌交易。

  【典型意义】

  该案是全国首例新三板企业破产重整案件,投资人、债权人、股东等各方利益的平衡是本案能否迅速重整成功的关键。法院通过利益冲突审查,排除了两家律师事务所及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的可能性,确保管理人公正、忠实履职,同时妥善处理了新三板企业控股股东是否回避出资人组表决事宜。本着保护中小股东利益的原则,管理人设计出股权调整方案的重整计划草案并两次提交审议,最终获得高票通过。普通债权平均清偿率远远高于转破产清算后的清偿率。该案遵循市场化、法治化重整规则,维护了广大职工利益,保护了银行债权,同时又给重整投资人转变经营理念、进行业务调整并涅槃重生的机会,具有很大的社会价值。该案例入选上海法院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十大典型案例,并发表于上海司法智库。新华社、《上海法治报》等媒体做了专题报道。

  (三) 某高新技术公司破产重整案

  【主要案情】

  某高新技术公司成立于1996年,主要从事机器人的尖端技术研究。A轮融资后,公司因多种原因陷入破产境地。2020年4月1日,法院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案。2020年7月8日,法院裁定对该公司进行重整。2020年7月17日,法院准许公司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2021年6月17日,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在线召开,通过《重整计划草案》。2021年7月12日,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终止重整程序。根据重整计划,该公司设置三年业绩观察期及符合一定条件的回购权,切实保障A轮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典型意义】

  该案遵循市场化重整规则,维护债权人利益,同时又给公司涅槃重生机会,是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优化营商环境的典型案例。鉴于该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A轮投资人的损失是既定事实,但对于重整投资人而言,其是在较高风险的情况下进行新投资。本案通过对新老投资人适用不同的估值标准,较好地平衡了重整投资人与A轮投资人之间的利益。此外,为促进该公司重整成功并能尽快上市,重整计划草案将股东、实控人对A轮投资人的债务通过债转股的方式一揽子做了安排,彻底解决了公司、股东和实控人的债务负担问题,使得债务人、控股股东与实控人均能在重整后轻装上阵,给公司在重整成功后长期经营发展及后续上市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四) 某培训公司破产清算案

  【主要案情】

  某培训公司成立于2017年。2019年下半年,该公司资金断链,法院终结执行程序。2020年6月5日,法院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案。受理前,在法官的指导下,股东自愿分担债务,全额清偿普通债权。2020年10月29日,该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核查了《债权表》,表决通过《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预方案》等。之后书面通过《债务清偿方案》《财产预分配方案》。2020年12月17日,法院裁定宣告该公司破产。2020年12月24日,法院裁定认可《财产分配方案》。2021年1月6日,法院裁定终结该公司破产程序。之后,该公司注销工商登记。

  【典型意义】

  本案是徐汇法院首例培训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普通债权清偿率达到100%的案件,对于发挥破产程序功能,促进“执行”与“破产”的精准衔接,清理僵尸企业,推动市场资源再配置和产业结构升级具有多重意义。审理过程中,徐汇法院充分发挥破产审判功能,突破执行程序通常不能触及公司股东、高管财产的局限,并通过法律释明避免了衍生诉讼的诉累,达到了执行程序无法实现的效果,维护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本案的处理思路对于处理类案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五) 关联旅行社实质合并破产案

  【主要案情】

  某旅行社成立于1998年,其全资的某运输公司成立于2003年。2018年10月12日,法院裁定受理该旅行社破产清算案件。2020年6月5日,管理人申请将运输公司并入旅行社破产清算案件。2020年6月30日,法院审理后裁定将运输公司纳入旅行社破产清算,并适用实质合并破产清算程序审理。

  【典型意义】

  该案是徐汇法院首例实质合并破产的案例。在旅行社破产清算的过程中,管理人发现并向徐汇法院提出旅行社与运输公司财务管理混乱,账簿、业务、财产无法区分,如果法院单独对旅行社破产案件进行审理,不仅在破产财产的确认上存在极大困难,而且会因一刀切的审理方式使得债权人的利益受到难以估量的损失。通过专项审计对两公司人格混同进行确认后,将旅行社与运输公司进行实质合并破产,是法律秩序内的创新之举。一方面最大程度地保护了债权人权益,体现了实质性的公平;另一方面也避免因区分各自财产耗费额外司法资源,极大简化了审理程序,体现了司法效率性的程序正义。

  (六) 某老牌服装公司破产和解案

  【主要案情】

  某老牌服装公司成立于2005年。2020年12月1日,法院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案。2021年3月31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法院当庭裁定和解。2021年4月28日,法院裁定认可该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过的《和解协议草案》,并裁定终结和解程序。2021年5月19日,法院裁定确认《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并裁定终结破产程序。目前,该公司通过革新,逐步进入良性经营轨道。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知名公司破产和解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前,徐汇法院引导管理人查明启动债务人破产衍生诉讼的可能性,并对破产衍生诉讼胜诉后清偿结果合理预判,结合股东亲属提出的和解申请以及执行移送破产审查前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已形成的和解意向,法院初步明确破产和解为本案的审理方向。本破产和解案件,为老牌企业应对新挑战、扭转经营困境、实现涅槃重生提供了很好的范本。本案例也系徐汇法院以司法助力企业重生、优化营商环境的典型案例。

  9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指出,要贯彻落实党中央部署,坚持把优化营商环境作为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稳定市场预期,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破产审判作为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手段,在规范市场经济主体的拯救和退出、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功能。徐汇法院将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以法治化营商环境为目标,扎实做好破产审判工作,不断总结经验,强基创新,扬鞭奋蹄,努力为破产审判贡献徐汇实践。

 
中共徐汇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