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一线手记 | 人溺己溺
来源:上海徐汇法院   2021年9月17日 17:17

  编者按:

  陆怿婷是徐汇法院民事审判庭的一位书记员,细心的她结合自己与法官的办案经历以及日常工作,整理了本期的一线手记。

  “真有点不好意思,我做这些事不值一提。”民事审判庭法官何诘弥平日里热情绅士、快人快语,但有人问起他的“热心肠”时,他却略显羞涩和语迟。

  缺席的被告有何难言之隐?

  8月2日,何诘弥正在组织一起案件当事人谈话。这是一起共有物分割纠纷,家中老人去世后,给四姐弟留下一套老宅,约定按份共有,然而四姐弟在是否变卖老宅等问题上却产生了分歧。弟弟一家人一纸诉状将姐姐们告上法庭,要求分割房屋折价款。今年6月庭审时,原告委托律师出庭应诉,被告认为原告连庭审都不亲自参加,缺乏“诚意”,当事人之间剑拔弩张。

  何诘弥了解到,对变卖老宅态度最为犹疑的是大姐。她一直住在老宅里,虽然计划晚年到儿子居住的区域养老,但担心一旦卖掉老宅,所得折价款无法买到另一套合适的养老房。为消除大姐的顾虑,何诘弥联系到大姐的儿子,充分沟通后,大姐的儿子“拍胸脯”确认,能够妥善解决母亲搬出老宅后的养老问题。

  回到谈话当天,经过何诘弥前期和现场所做工作,到场当事人均表示同意调解,但当时有一位被告未到场。

  她为何缺席呢?

  何诘弥询问后了解到,原来这位被告年事已高、身体不便,近期又承受丧女之痛,正和大姐一起住在系争房屋中由大姐照看,无法亲自来法院,但其实她心里也盼着纠纷能早日了结。

  “既然当事人愿意尽快解决纠纷,不如安排上门调解,既能与缺席被告面谈,又可以同时查看老宅情况,争取早日解决矛盾,避免案件后续受到疫情等更多不确定的因素影响。”何诘弥这样想着,也立马这样做了,当即决定次日开展上门调解工作。

  第二天,何诘弥与书记员陆怿婷来到了被告姐妹居住的小区。何诘弥还将大姐的儿子一同叫到现场。

  “有他在也算是一种保证,其他人也更放心。”何诘弥说。

  “侬好,身体现在还好伐?”见到缺席被告后,何诘弥先与她拉拉家常,问候其身体状况,并对她的境遇表示理解。

  调解过程中,何诘弥结合自身工作经验,对房屋变价流程和相关法律规定耐心作出说明,四姐弟之间的关系逐渐趋于缓和,最终,各方均同意了房屋变价分割方案。

  调解结束后,这位缺席被告还向何诘弥咨询了女儿过世后继承方面的法律问题,何诘弥耐心倾听并作出解答。最终,各方握手言和,表示毕竟血浓于水,亲人们将共渡难关。

  “谢谢何法官亲自上门!”四姐弟对何诘弥连声道谢。

  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

  两个多月前,相似的一幕曾出现在徐汇区另一小区。

  因租赁合同早已到期,房东希望租客沈老先生搬离房屋并付清所拖欠的租金,但协商后无果。因房东前期与沈老先生之子签订租赁合同,故而其将沈家父子一同告上法庭。然而沈老先生因年事已高、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未能到庭应诉,仅有其子到庭。何诘弥了解到,沈老先生患病后性情大变,与儿子之间沟通不畅、存在隔阂,虽然其放弃了辩论权,但如果就此判决,未必能获得理想的社会效果。为充分了解情况、争取以更妥善的方式解决问题,6月2日,何诘弥与书记员陆怿婷前往被告所居住的小区听取其答辩意见。

  一开始,沈老先生对法官存有抵触情绪,何诘弥与其促膝长谈,耐心倾听老先生的意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其说明相关法律规定和利害关系。

  时值暴雨,窗外雨打玻璃声分外响亮,屋内法官依然耐心劝说。老先生逐渐被何诘弥的真诚所打动,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开始信任何诘弥。

  “何法官,侬‘摆句话’吧。”沈老先生表示希望何诘弥主持调解,甚至说“只要是何法官提出的方案都愿意接受”。

  原告考虑到被告的实际情况及坦率态度,主动放弃部分诉请金额,并愿意承担案件受理费。但沈老先生得知案件受理费是由法院收取后,强烈请求这笔费用由他支付,以表达对法院在滂沱大雨中仍上门工作的感激之情。

  由于前期了解到沈家父子关系存在嫌隙,何诘弥跨前一步劝说沈老先生尽量理解儿子的不易,平时父子之间多多沟通,儿子也承诺会安养父亲。各方对法院的工作均表示感谢,纠纷得以顺利解决。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陆怿婷这样解读沈老先生的态度转变。

  你的处境 我尽可能去感受

  今年6月的一天,午休时分,何诘弥在法院门口遇到一位聋哑小伙,他似乎非常着急,有事想要询问,但何诘弥看不懂小伙“比划”的手语,两人急中生智通过手机打字进行交流。何诘弥了解到小伙做生意时遇到了“难心事儿”,特地从外地赶过来,但却不知道自己的问题需要通过哪家法院、什么途径解决,因此在徐汇法院附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转悠”。何诘弥耐心地帮他一起分析,很快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前不久,小伙还给何诘弥发微信感谢他的帮助。

  去年冬天,何诘弥在执行局工作时,接手一起小姑娘遭遇原同事借钱不还还“玩消失”的执行案件,为了能尽快帮申请人锁定被执行人,何诘弥利用周末时间,根据所掌握的线索到被执行人可能工作的商场店铺提前“踩点”。正式执行那天,执行法官和申请人顺利找到被执行人,现场执行到5000元现金并主持双方约定后续还款方式。

  去年夏天,何诘弥作为徐汇法院“甘棠树下”社区法官工作室的志愿者到湖南街道开展定期巡回,工作快结束时,一位老太过来反映,其家一楼天井小院的雨棚深受隔壁邻居改装遮阳棚雨天滴水的困扰,两家产生了矛盾。不同于以往从劝解两家人入手,何诘弥想到上海的黄梅天即将到来,自己还掌握点简单的维修手艺,提议直接去老太家看看雨棚是否能改装。何诘弥登着板凳查看后,对雨棚进行了简单的修缮,并提出了后期改装方法以彻底解决老太家雨棚总是“吃到”隔壁遮阳棚滴水的问题。老太看到法官们尽心尽力为自己解决问题,之前的怨气一扫而光,表示后续会自行解决。

  “甘棠树下”社区法官工作室专职法官、团队负责人王宏霞感慨:“看到诘弥这样做,我很惊喜,也很感动,我们做社区法官工作处理纠纷时可以多变换思路,更多地去思考如何更快更直接地解决当事人的‘急难愁盼’,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率的同时,也传递了司法温度。”

  “为什么想到做这些?”有人问何诘弥。

  “人溺己溺。”何诘弥答道。

 
中共徐汇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