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一线手记 | 岂不是都成了适用法律的“工具人”?
来源:上海徐汇法院   2021年8月11日 17:08

  编者按:魏然是2020年刚加入徐汇法院的萌新,热衷于人间观察的她为我们带来了自己在商事审判庭做法官助理的一线手记。

  《我在商事庭当助理》第一期:岂不是都成了适用法律的“工具人”?

  二零二零年夏末,申城的炎热有增无减。

  在王嘉骏法官说出“被告答辩”之后,徐汇法院第二十四法庭陷入沉寂。

  “被告法定代表人,请你就原告诉请和事实理由进行答辩”,法官重复。

  一个略显疲惫的中年男子停顿半晌,怯言道:“法官,我确实欠了原告三十多万元,但是我有苦衷,疫情期间,我们公司按照体育总局的政策停止开展业务,之前签好的合同都没办法履行,先前合作公司都来催讨债务,实在付不出钱啊。”

  “被告公司主营业务是什么?”

  “我们是承办极限运动赛事的,因为疫情原因,今年2月以来没有举办过一场比赛,连写字楼的房租都拖欠着。只要政策放开允许赛事举办,我们马上归还欠原告的钱,我希望法院主持我们双方调解!”

  王法官推推眼镜,定睛看向原告:“原告,你方是否有调解意向?”

  “我方申请法院依法判决,”银行代理人果断拒绝,“被告言而无信,拖欠银行贷款本息长达半年,我方起诉本案后,在诉调阶段被告就表示会付款,要求法院主持调解,我方信赖被告,与其商讨调解方案,不料在原本说好第一期付款的日期过去后,被告不仅没有付款,反而玩起了失联,银行员工去被告公司的办公地点一看才发现,被告公司早已人去楼空,门口还贴了好几张法院的传票公告,被告所言完全是为了拖延时间,请法官查明。”

  “那是因为我付不出员工工资,当然没人上班,一笔资金运转不起来,所有债主都上门,我有什么办法。”中年男子不忿。

  眼前的场景并不陌生,商事庭的被告,答辩状里少不了“资金运转不良”“经营状况不善”。尤其是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银行诉讼经验丰富、经常处于优势地位,而被告的准备往往显得不充分,甚至有不少当事人不愿到庭,任由法院的传票在角落里沉睡。

  王法官沉思片刻,“被告,你公司的业绩在疫情之前怎么样?”

  被告脸上划过一抹不经意的骄傲:“法官,我们公司是创业公司,属于新兴产业,去年营业额超过300多万,是国际SPACS极限赛事认证的国内承办方。行内人都知道,这个资质在国内是稀有的,凭借这个资质,我们还开发了周边产品,和某服装品牌合作了系列商品,要不是突然中断赛事举办,我们公司几年之内都要谋求上市……”

  听到这些,原告代理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似乎不明白法官为何要听被告这些与系争纠纷关系不大的唠叨。

  “被告,你公司拖欠写字楼房租几个月?每个月租金多少?”王法官接着问道。

  被告略作停顿,“从3月开始房租就没付过了,算起来拖欠将近半年的房租,写字楼说因为疫情可以减免两个月,每个月8万元的话,现在还欠30多万。”

  王法官眉头一蹙,“为什么在诉调阶段说要调解又不履行?”

  听法官这么一问,被告心里的委屈好像都找到了出口:“6月份原告刚起诉我们的时候,体育局已经下令可以解禁部分赛事了,我们把公司账上仅剩的20多万投入到夏季赛事的筹备当中,找了广告公司、接洽场地和设备租赁,一切看起来都回归正轨。可谁知局部疫情又发生,这一次中央几个部门联合开会,再一次下达聚集赛事的禁令,我们极限运动不可能线上举办的呀,投入的资金又泡汤,员工看公司这样子,离职的离职、居家办公的居家办公,正好赶上与原告约定的付款时间,我们也没办法。”中年男子满脸愁容,“法官,我上面说的都有证据的”,说着,他举起手里那几张皱皱巴巴的红头文件。

  王法官盯着书记员递来的几份文件,仔细审视起来。两次赛事禁令确实与被告所言可以一一对应,根据原告与被告事先提交的证据,被告公司确实是一家业内具有竞争力的新兴产业公司,结合被告在银行办理贷款时法定代表人以自己的住房作为抵押的行为,被告今日在庭上希望调解确实不无依据。

  “原告,根据被告答辩,他对你方起诉的事实基本认可,希望法院就双方的纠纷进行调解,我希望你方考虑被告公司确实因为疫情原因导致经营困难的情况,可否庭后向银行进行反馈,询问调解意向。”王法官循循善诱道。

  “法官,我认为法院有失中立,被告欠款事实清楚,他都已经自认,没必要再花时间调解,即使调解完被告也有可能不履行,何必浪费司法资源呢?”原告质疑道。

  被告席上的中年男子听罢直言:“我要履行的,你别信口开河,我们公司只是一时遇到了困难,谢谢王法官理解我们。”

  “原告,法院建议双方调解,一方面是基于被告确实有履行的意愿,被告公司的竞争力在业内具有认可度,你方审核贷款的时候应该也进行过审查,现在遇到经营困难,与疫情期间的赛事禁令具有关联。希望你方领会党中央‘六稳六保’政策的决心,并了解最高法院关于涉疫情纠纷的指导意见,体谅被告的困境;另一方面,我注意到被告法定代表人以自己的住房作为抵押,担保公司的贷款,该房产的价值应该高于你方主张的债权总额,你方已经申请诉前财产保全首封了该房屋,为被告的履行兜底。法院本着解决纠纷、司法为民的宗旨,希望你认真考虑法院的建议。当然,你可以拒绝调解,毕竟调解是要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进行。”王法官正色道。

  原告代理人沉思片刻,同意庭后与被告再行商讨调解方案。

  数日后,王法官办公桌上电话响起,“王法官,我是XXXX号案件原告的代理人,我们与被告初步形成调解意见,希望法院为我们主持商定最终方案。”王法官面露欣慰,问道:“调解过程中有什么分歧吗?”原告答复:“我们想知道调解完还能不能申请执行?”王法官答道:“调解书生效即具有执行效力”。

  “那就请法官尽快为我们安排调解吧!”

  王法官看看密密麻麻的排期表,这周只有周四下午4点钟还空着。

  调解时间如期而至,被告法定代表人一扫先前的愁容,欣喜地告诉原告他们公司已经拿到夏季赛事的审批许可,之前搁置的赛事在局部疫情得到控制后解禁,虽然对赛事规模进行了限定,无法再现去年的盛况,但对于被告公司而言,无疑是得到了雪中之炭。

  原告代理人狐疑道:“不是我乌鸦嘴哦,要是这一次赛事又遇到什么差池,我们怎么办?”

  被告愠色。

  见此,王法官对原告说道:“你们之前商讨的结果是被告分三期偿还欠付的本息,合同自支付第一期款项后继续履行。既然你对被告偿债能力有疑虑,被告公司的经营状况也确实具有一定风险,我建议双方在调解协议中增加一个加速到期条款,如果被告有任意一期债务没有履行,则原告有权宣布全部债务加速到期,并按照合同支付自逾期之日起的罚息,你们意见如何?”

  原告对这一条款建议甚是欣然,“有了这一条的保障,我们就能放心地签调解协议了。”

  被告沉思后,也欣然应允。

  在对其欠款本金与利息一一敲定之后,双方终于满意离去。王法官回到办公室制作好调解书,窗外已经月上柳梢。

  办公室里,一起加班的法官助理问道,“王老师,今天又审什么复杂案子,开到这么晚?”书记员插嘴道:“王老师给一个银行的简单案子开了两次庭。”

  法官助理愕然,王法官笑着解释道:“照理说,银行起诉确实有一定依据,此前已经几番向被告催讨,均无果才不得已起诉,诉调阶段银行代理人又与被告进行协商,谁知道被告竟然谈好付款期限却不履行。”

  “太常见啦,被告肯定谎称调解来拖延还债的时间,您不会相信被告的托词了吧?”法官助理说。

  书记员打趣道:“王老师深信不疑。”

  王法官却有自己的理由:“我们审理案件不能只看纸面的证据就对事实下定论,要在庭审中倾听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法律不是冰冷的规则,而是构成社会稳定、良好运行的规范,譬如今年发生的新冠疫情,莫说对相关行业产生了重大影响,就连我们法院的工作都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这种客观情况是我们作为审判人员必须了解、也必须考量的。”

  王法官举起茶杯抿了一口:“如果对于社会的客观情况充耳不闻,紧紧盯着法律条文与自己的日程安排,当然是越快结案越好,管他经营困境还是资金困难,那我们审判人员的温情去了哪里?岂不是大家都成了适用法律的‘工具人’?”

  法官助理与书记员被突如其来的“工具人”逗笑了。

  王法官继续说道:“对于我们而言,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不算难案,日常要处理不少类似的纠纷,但是对于当事人而言,进法院打官司并不是一件寻常事,更遑论我们的裁判结果对于他们的生产生活可能发生直接而重大的影响。这样来看,我们哪能轻松对待自己的工作呢?因此,在每个案子上多下一点功夫、对待当事人多一点耐心、多为当事人的实际情况考虑一点,才算圆满完成一次司法审判在社会中真正应该发挥的作用。”

  司法为民的信念,在这间办公室的夏夜,发扬着传承着。

 
中共徐汇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