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这位徐法信访干部,登上了《人民法院报》
来源:徐汇法院   2020年8月31日 18:15
  法院信访工作像是一场马拉松,信访干部们投入大量耐心和热忱,然而这些工作却很少为人所知。8月24日,《人民法院报》选取了4名干警代表,对上海法院默默奉献的信访干部进行整版报道,徐汇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张玉标位列其中。
  今年1月,徐汇法院立案庭信访室被评为2018-2019年度上海市信访系统文明信访室,张玉标被评为2018-2019年度上海市信访系统先进个人。接下来,让我们跟随《人民法院报》的笔触,走近徐汇法院的接访故事。
  信访窗口遭遇“情侣上访户”
  张玉标在徐汇法院执行局工作了多年,后来岗位调动,来到立案庭信访办。
  有人忍不住心疼他:“玉标,你也太累了,以前执行局连轴往外跑,现在搞信访,天天有人给你闹!”
  张玉标倒无所谓:“还好,一个是立案庭,一个是执行局,一头一尾都是和人打交道。”
  话虽这么说,但他心里很清楚,信访绝对是个大挑战。
  刚到信访窗口时,张玉标就碰到了一对赫赫有名的“情侣上访户”——周全霖和高敏。
  周全霖从20岁起因盗窃、强奸等行为先后入刑,累计判刑、劳教二十多年,服刑期间还多次自残,如今下肢瘫痪。高敏30多岁时离了婚,历经几任男友后,最终在上访途中认识了周全霖,两人一见钟情,成了形影不离的“上访情侣”。如今,高敏已经年过六旬,周全霖则整天坐在轮椅上,两人穿着情侣衫,出双入对不断上访。
  张玉标做过一个统计,短短两年间,高敏进京上访达500余次,上访次数占到全区全年非访总量的七成以上。在这期间,相关部门负责人接待了她不下几十次,也提出过不少化解方案,但她都一口回绝,坚持要求数倍于争议标的额的赔偿。
  一段录音让母亲情绪失控
  如何破局?一天,张玉标听身边的工作人员咕哝了一句:“最近,高敏的女儿和外孙来看望过她。”
  无意间的一句话好像一道闪电,打开了张玉标的思路。对!突破口就是高敏的女儿!
  为了上访,高敏离开自己的家庭已经很久,虽说与前夫生有一女,但她根本无暇照顾女儿,母女之间很少有来往。在岁月的凄风冷雨中,高敏就像一叶浮萍,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坐在轮椅上的周全霖,但男友除了上访的精神支撑,什么都不能给她。
  “高敏是否也渴望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否也想在外孙天真烂漫的笑声里享受天伦?她已经60岁了,她最牵挂的是谁呢?应该就是她的女儿吧!”张玉标暗忖。
  经过仔细讨论和研究,信访办最终决定通过高敏的女儿去做她的化解工作。
  “我妈的事情我妈自己做主,你们找她谈就好了。”当张玉标第一次联系到这位女儿时,女儿的回答干脆利落。
  又过了一段时间,周全霖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逮捕,高敏作为共犯被批准逮捕,张玉标尝试着再次联系高敏的女儿。
  听到母亲被捕的消息,女儿坐不住了,在张玉标等人的协助下,她为母亲录了一段录音。
  张玉标把录音带到高敏面前,在得知法院联系女儿的消息后,高敏一下子失控了:“你们不要骚扰我女儿!我的事情我做主,和女儿有什么关系!”
  张玉标没有打断高敏,任由她大声咆哮,当高敏慢慢平静下来后,他才打开了录音。
  “妈妈,你还好吗……”听着女儿的声音,高敏低下了头,花白的头发垂落下来,渐渐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一滴滴滑落。一个再强悍的女人,在与整个世界为敌时,女儿仍是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禁区。
  被真情打动最终息诉罢访
  随着沟通的深入,张玉标和团队成员也逐渐明白高敏女儿最初为什么一口回绝。原来,女儿是有顾虑的。在女儿家中,女婿才是说一不二的人,但女婿并不接纳这位丈母娘,他认为自己和妻子都有着体面的工作,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对丈母娘上访人的身份、丈母娘的感情史,特别是丈母娘现在的男友非常抗拒。
  怎么说服这位女婿呢?张玉标决定面对面推心置腹谈一次。
  “第一,血缘。无论你是否愿意,高阿姨始终都是你的丈母娘,是你老婆的妈妈,是你儿子的外婆,不管天涯海角,不管海枯石烂,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都是无法割断的血脉亲情。
  第二,家庭。你考虑过妻子的感受吗?她表面上听从了你,但内心深处没有想过维护自己的母亲吗?她心甘情愿认同你对她妈妈的判断吗?你对她妈妈的评价丝毫不会给她带来压力和情绪吗?
  第三,担当。连我们这些和高阿姨毫无关系的人,都在拼命地把她往正途上拉,你作为一个女婿、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却逃避问题、袖手旁观,甚至将她往外推,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吗?”
  在张玉标的追问下,高敏的女婿终于放下“面子”,与法院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张玉标始终记得,那一天,检察院批准了高敏的取保候审申请,女儿、外孙,尤其是不待见她的女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高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老泪纵横,一家人抱头痛哭。也许,在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人世间最重要的,不是钱、不是房子,不是在信访人中一呼百应的幻觉,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
  此后不久,高敏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来到法院,签下了息诉罢访承诺书。对她来说,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张玉标这样说
  其实,大多数信访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另外一个世界,那里是安静的、柔软的、脆弱的,渴望着被唤醒、被关心。
 
中共徐汇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